連虧6年苦熬8年 機構的耐心不多了 房多多終于要上市

發布時間: 2019-10-12 16:16:21 來源: 互聯網 欄目: 美股新聞 點擊:

2019年10月9日,房多多向美國證監會提交上市申請,擬進行首次公開募股(IPO),募集最多1.5億美元資金,計劃交易代碼為“DUO”。 招股書顯示,公司是“國內第一家產業

   

2019年10月9日,房多多向美國證監會提交上市申請,擬進行首次公開募股(IPO),募集最多1.5億美元資金,計劃交易代碼為“DUO”。  
招股書顯示,公司是“國內第一家產業互聯網SaaS(軟件服務化)模式的房產中介公司”,為眾多中介商戶提供在線解決方案。  
多位投資人曾對投中網表示,2019年,互聯網主戰場將從消費互聯網(ToC)轉向產業互聯網(ToB)。成立以來便自帶“ToB”基因的房多多將其看作自身沖擊資本市場的核心優勢之一,“公司已在居住服務領域探索用產業互聯網的思路改造傳統房產經紀行業,并構建起自身在垂直領域的競爭壁壘。”房多多表示。  
但是,“房多多目前的服務模式一端服務于開發商,另一端服務于中介公司經紀人,但隨著開發商的頭部效應愈發明顯,房多多這類第三方服務平臺會趨于被動。”商辦行業從業者周凡對投中網評論稱。  
傭金撐起“第一股”  
招股書中,“中國最大的房產SaaS交易平臺”是房多多為自身貼上的標簽。  
房多多認為,其SaaS模式讓“閉環在線房地產交易”成為可能。它不僅為經紀商戶提供本地以及跨區域、跨城市的房源和買家,而且提供完成交易所需的工具和服務,房地產交易中的關鍵步驟都在平臺上完成。  
招股書數據顯示,房多多的閉環交易總額(GMV)從2017年的739億增長至2018年的1137億,增幅為53.9%;截至2019年6月30日,閉環GMV913億,同比2018年上半年的456億增加100.2%。  
但值得注意的是,公司目前的主要營業收入依然來自傭金分成。  
以2019年上半年為例,房多多傭金分成和增值服務收入分別為567億和0.67億,增值服務收入占比還不足1%。由此,“房多多以‘中國產業互聯網SaaS第一股’自居著實有點牽強,產業互聯網也是給自己貼了個熱門概念。”另一商辦行業從業者張明向投中網分析指出。  
至于房多多為何選擇在當下上市,周凡分析認為,正是由于房多多目前的營收構成主要是代理傭金收入,因此公司的營收與經濟周期息息相關。“代理行業它本來就是一個看天吃飯的行業。2018年跟今年上半年行情好,但是如果說你放到明年,事情就不見得了。”  
換言之,目前實則是上市窗口期。“如果這個時候它不去沖上市的話,難道等行情差了再去上市?這也是為什么說房多多很多數據截至2019年上半年。”周凡表示。  
招股書顯示,房多多自2011年成立至2016年連年虧損,2016年全年凈虧損人民幣3.321億元。  
但在當下時間節點上,房多多為上市交出了一份亮眼的成績單。  
2017年后,房多多營收和利潤均呈現上漲趨勢。在利潤上,2017年,房多多已實現小幅盈利。2018年,房多多的凈利潤為1.04億元,截至2019年6月30日的6個月內,凈利潤為1.003億元人,同比增長166.6%。  
在營收上,2017年,房多多的收入為18億元,2018年增長至23億元,同比增長26.9%。截至2019年6月30日的6個月內,房多多的收入同比增長55.4%,由2018年同期的10億元人民幣增長至16億元。  
“雖然盈利情況不錯,但房多多依然可能面臨資金匱乏的局面。這次上市或許是為了融資擴大規模。若未來房多多擴大規模,營收還將上漲。”互聯網房產中介投資人馮崢對投中網分析稱。  
機構變現欲望凸顯  
房多多上市傳聞由來已久。  
2018年6月,據媒體報道,房多多計劃于9月28日在港交所交表,將于次年年初正式上市,融資最多8億美元,目標估值40億美元。  
但2018年9月末,房多多上市風向生變。有媒體報道稱房多多將于12月在美國上市,融資額度也從8億美元不斷縮水至3億美元。曾一度有市場人士認為,上市是房多多“彈盡糧絕”后被迫的選擇。  
如今,房多多終于走向納斯達克(8057.0386,106.26,1.34%)。  
CVSource投中數據顯示,2012年至2015年間,房多多曾接連獲得4輪融資,包括2012年9月披露的600萬人民幣天使輪融資,投資方為德迅投資;2013年7月披露的6000萬人民幣A輪融資,投資方包括鼎暉投資、分享投資、CA-JAICChinaInternetFund;2014年7月披露的5250萬美元B輪融資,投資方包括嘉御基金、光速中國、鼎暉投資;以及2015年完成的C輪2.23億美元融資,投資方為方源資本。  
然而,2015年后,房多多再無融資消息傳出。  
如今,房多多上市雖然可以獲得融資,但未來的同業競爭也將愈演愈烈。  
“鏈家和安居客已成為房多多不容忽視的兩大對手。”馮崢對投中網表示。  
雖然房多多稱,公司不會直接雇傭經紀人,因此和房產經紀品牌“無利益沖突”。但美股研究社分析發現,鏈家、安居客、房多多的業務重合度逐漸上升,特別是鏈家旗下的貝殼找房與房多多業務幾乎一致。  
周凡同樣對投中網表示,貝殼的崛起對很多第三方平臺產生了很深的打擊。“貝殼現在已經開始在做與行業第三方服務平臺類似的事情。對于房多多等平臺來說,生存空間會被貝殼擠壓得越來越小,特別是在二手房與新房領域。”  
因此,“如果房多多不構建起獨有的護城河,上市之后的路不會平坦。”馮崢稱。  
目前來看,數據技術是房多多的一大優勢。根據全球咨詢公司弗若斯特沙利文(Frost&Sullivan)的數據,房多多是中國最大房產數據庫之一。截至2019年6月30日,房多多的房產數據庫中包含1.31億條經過驗證的出售、出租以及市場上目前沒有掛牌的房屋基礎信息。  
然而,數據能力卻不足以助房多多突圍。  
“其實房多多做得也沒錯。錯在哪里?錯在中國的這幾個像貝殼、我愛我家等競爭對手太強了。愛屋吉屋也沒錯,錯在它的競爭對手是已經沉淀了十幾二十幾年的中介玩家。而且它(房產交易)本身不是一個純粹的流量生意,這個是核心。”周凡對投中網表示。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貝殼與房多多上市時間點的選擇也或將趨于一致。2019年以來,貝殼謀求IPO的傳聞屢見不鮮。  
2019年3月,北京鏈家發生了注冊資本、投資人和管理層等變化。工商數據顯示,公司注冊資本由2054.02萬元變更至1355.82萬元,企業類型由有限責任公司(外商投資企業與內資合資)變更為有限責任公司(自然人投資或控股)。  
同時,包括萬科、融創、騰訊等在內的59.5%投資人從鏈家撤資平移至貝殼之時。彼時,有市場分析人士認為,這是在為貝殼上市做準備。  
“與房多多類似,互聯網房產中介平臺的崛起都是由資本助力。2019年,機構的耐心不多了,變現欲望在逐漸凸顯。”馮崢告訴投中網。而在當前的市場上,貝殼、房多多已然成為互聯網房產中介“碩果僅存”的公司,投資人對其資本化的期待不言而喻。  
但是,周凡對投中網表示,“我認為房多多錯過了最好的上市時間,它應該在2014年就往上沖。因為那時它專注于新房,如果把新房這個業務給做大,利潤很高。”  
同時,“房多多去切toC的交易,我覺得是他走得最‘臭’的一步棋,因為它沒有任何優勢。如果當初沒有走那一步棋,房多多不會走到如今這般尷尬的境地。”
本文標題: 連虧6年苦熬8年 機構的耐心不多了 房多多終于要上市
本文地址: http://www.relfer.tw/usstock/469068.html

如果認為本文對您有所幫助請贊助本站

支付寶掃一掃贊助微信掃一掃贊助

  • 支付寶掃一掃贊助
  • 微信掃一掃贊助
  • 支付寶先領紅包再贊助
    聲明:凡注明"本站原創"的所有文字圖片等資料,版權均屬太原新聞網所有,歡迎轉載,但務請注明出處。
    放棄跨界造車 戴森專做“中產收割機”就對了合作伙伴“團滅”!Libra 還沒熱起來就要涼了?
    Top 公式规律区杀四肖